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娱乐新闻 >> 内容

古城兴衰要看“气候适应性”(图)

时间:2015-8-1 6:10:54

  核心提示: 1   如果我们放眼四顾,会发现在中国古代城市的发展历史上,...
1

  如果我们放眼四顾,会发现在中国古代城市的发展历史上,气候和环境的因素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尤其是被视为天下之中心的都城。城市的兴衰,很多时候看似是人为因素为主因,比如经济重心的移动,人口的迁移,实则这些因素也往往是受气候这股隐蔽的力量牵引。像历史上的古城,大同、西安、成都,无不受此影响。

  在大自然以万年、千年为尺度的气候波动面前,人类对于一座城市的“百年经营”,似乎就不算什么了。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 卜松竹

  大同

  旱灾频发迫使

  北魏不得不迁都

  一位本地历史地理领域的知名学者曾经对记者说过,广州能成为世上少有的2000多年城市中心不曾位移的城市,与此地的地理条件密切相关:广州得近海之利,却少有水患,即使经常在东南沿海肆虐的台风,正面登陆点也往往绕开广州;广州周边有充足的淡水资源,有丰茂的植被,又有面积广大、便于耕作的平原。可见古人选城址的智慧是很高超的。

  但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能拥有这样的运气,尤其是在对气候变化特别敏感的地带中建设的城市来说,更是如此。

  山西大同,今天以中国三大石窟群之一的云冈石窟而闻名于世。云冈石窟最初开凿于北魏时期。能支撑如此庞大的石窟开凿,与此地毗邻北魏的都城——平城,也就是今天的大同市,有着密切的关系。北魏拓跋氏于398年正式定都平城, 并把大同盆地及邻近地区划为京邑地区。从398至469年,多次组织成一定规模的移民迁入京邑地区。据学者们的推算迁入人数约在100万以上。直到孝文帝在493年把首都迁到洛阳之前,平城一直都是中国北方的重镇,也是具有国际影响的大都市之一,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商贸活跃。这与当代大同作为一座功能较为单一的“煤城”和普通的三线城市的地位远不可等量齐观。

  很多学者认为,487年平城地区的严重干旱是影响迁都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一年,平城地区遭遇了前后近10年的一系列旱灾交杂中最严重的一次旱灾的袭击,一半以上的当地居民需要外出“就丰”,也就是异地求食。在此前北魏对平城地区的大规模开发和移民,造就了当地发达的农业生产。但近百年的努力,在似乎是突如其来的气候变化面前显得仍旧脆弱不堪。

  严寒事件频发

  加快迁都决策

  祸不单行——学者满志敏等更进一步指出,在那一年的前后,正好是中国历史上一个较为寒冷的时期。翻阅当时的历史记载我们可以得知,迁都前后约10年间,寒冷事件的频率达到了高峰,“有关严寒霜雪的记载达14次,其中不乏罕见的陨霜事件。……关于北魏迁都的原因,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说得直截了当:"魏主以平城地寒,六月雨雪,风沙常起, 将迁都洛阳"。

  满志敏等指出,气候转向干旱与寒冷并不一定是迁都的全部理由,但至少应当是一个重要的背景条件。而迁都之后,随着北魏政治中心的南移,平城无可阻止地逐渐衰落下去。在后来的中国历史上,再也没有能够恢复到当时的荣光。

  实际上,关于北魏定都平城的原因,历来的说法多从形胜着眼。这种说法并不能解释为何代北之地诸多城邑——马邑、善无、高柳、代王城等名城——都拥有“北控沙漠,南临晋冀”的战略位置,而最终北魏却选择了两汉时期的普通县邑平城。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靖国的解释则是:出于沟通农牧交错地带的需要。那么也许可以说,平城的崛起,就得益于“气候带”的作用,而其衰落,也是无力抗拒大气候变化的结果。

  此外,还有研究者认为,强盛的北魏政权之所以在迁到洛阳之后很短的时间里就迅速衰亡,除了内部剧烈的政治纷争之外,可能也和习惯了北方游牧地带气候的鲜卑武士难以适应当地气候而产生的抗拒情绪和战斗力下降等有关系。

  西安

  中国最“长寿”古都

  因气候变冷而衰落

  走在宽阔的西安城墙上,脚下一边是热闹的、市井的街市,一边是静谧的、自然的林木,让人深深羡慕历史和现实在这里交织的和谐。但现在记者看到的西安城墙,是明城墙。历史上的唐长安城,北到大明宫遗址,南到现在高新区的唐城墙遗址,东到灞桥,西到现在的渭河边,不仅是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城市,也是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最重要的城市之一。这座城市支撑了汉和唐两个中国最伟大王朝的兴盛。但时至今日,西安虽然仍然是西北地区最为重要的中心城市,但在全国城市来看,不要说无法与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相比,即使与武汉、重庆、成都、杭州、南京等二线城市的竞争中,也未必占据优势。西安地位的相对滑落,与气候的变迁也有很大关系。

  十三朝古都的长安作为都城前后长达1077 年,是中国境内建都时间最长的古代都城。但唐以后却逐渐衰落, 以致1000多年以来没有成为历代王朝择都的城市。

  长安在唐和唐以前作为都城,有其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经济地理条件和军事地理条件。论及西汉时西安及其周边地区地理环境优势,首先当属气候的温暖湿润。甚至类于亚热带型,且气象异常现象较少。许多资料可以证明,西汉时关中有“竹箭之饶”,拥有“渭川千亩竹”者,“此其人皆与千户侯等”,而以“竹竿万个”为经营之本者,“此亦比千乘之家”。顾城庙“有萩竹籍田”,宜春宫也有“竹林之榛榛”。简单来说,就是当时长安附近的居民,多有依托种植竹子而发家致富者。而在当时一些大墓中发现的大熊猫头骨,也可证明史籍所载的正确。此外稻米当时在长安周边的种植也很普遍。孔雀及犀、象等今天的亚热带、热带动物,也常常出现在当时人的记载中。

  八水绕长安

  景观早不在

  水资源的丰富是另一个重要的原因,研究者指出,西汉时关中地区诸多河流的径流量皆胜于今日。西汉初年,张良还盛赞“河渭漕挽天下”,表明横贯关中之主干河流渭河水量充足。同时,关中地区不仅在西汉时诸河水量充沛,而且从整个这个地区来看,河流分布也较为均衡。西安位于八百里秦川的中央部位,四周山环水绕,形成关中平原中的一个“小平原”。小平原上河流密布,东有灞河、浐河,南有潏水、滈水,西有沣河、涝河,北有泾水、渭水,形成八条河流横贯环绕,即“八水绕长安”的格局。但是今天,“八水”中的不少已经景观不再,缺水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西安城市发展的阻碍因素之一。

  西北农业科技大学学者张小明、樊志民指出,唐代中期即8世纪,我国气候逐渐转冷。在全球气候变冷期,中纬度变得更加干旱。长安正好位于中国西北地区的这一干旱带上,再加上秦岭阻碍了暖湿气流北上,使得关中气候更加趋于干旱。这造成了我国湿润和半湿润地区向南退缩,干旱和半干旱区向南扩展,农牧业区线南移,进而使适合农作物生长的时期缩短,熟制减少,同时还造成自然灾害频率增大,生态环境恶化,水源减少,水利工程功效衰落,北方水稻种植萎缩,粮食单产量下降,同时也使经济作物种植分布和经济动物分布南迁,使得关中农业经济呈现出衰退的趋势。此外伴随着由于气候变化而诱发的“安史之乱”等的综合作用,长安最终衰落了。

  成都

  建筑纷纷南偏西

  保证城市不太冷

  中国古代城市对气候的“适应性”已经越来越引起今天人们的重视。建筑和规划学者曾忠忠、李保峰等就指出,从秦汉至元清,“象天法地”规划意匠,一直是古代城市选址和规划的重要思想,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出了相土、形胜和风水等学说,成为古人建设城市的指导思路。

  曾忠忠、李保峰指出,中国古代记录城址选择的过程和原理,最早可追溯到《诗经》里所记载的先周时期。周文王的十二世祖先公刘在公元前15世纪带领族人迁徙移居豳地(今陕西旬邑县西南)。公刘登上巘山,仔细察看地形的起伏和水源状况,看见山之南有百泉流过,土地肥沃,而且地形开阔。他测量太阳的影子以定方位,认定这里山环水绕,北有高大的巘山阻挡冬季凛冽的北风,两侧泉流潆绕,不虞水旱之灾,非常适合农耕和定居生活,是理想的营建城邑之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成功的城址选择和规划布局,吸引了四面八方的居民。

  两位学者认为:“公刘带领周人的这次迁徙,说明周人在人口增多的发展形势下,寻找更理想的地理环境满足部族进一步的发展。公刘的选址,在对阳光、气候、地形等的直观认识基础上,形成了阴阳概念,就是山之南面能接受太阳光直射的为阳、引申后就形成了高处为阳,低处为阴;山阳,水阴的理念。此则记录充分说明先人在选择城址之时优先地考虑山水形式及气候特征,辨别其对城市以后的发展所能起到的作用。”

  他们更进一步指出:我国七大古都——北京、安阳、西安、洛阳、开封、南京、杭州都位于北纬30~40之间,年平均气温8℃~16℃,属于暖温带季风气候,四季变化明显。从地形上看,七大古都几乎都分布于华北平原及其邻近地区,西北向有太行山脉等作为屏障,阻隔冬季来自西伯利亚及蒙古的寒冷气流,东向面对东海、黄海并无大山阻拦,常年接收来自海洋的温湿气流,“这是中国版图上背山面水且最为开阔平整的一块土地,这样的选址为古代都城的营建,国家的兴盛以及中华文明的发展提供了优厚的自然条件”。

  成都:

  古人营城杰出范例

  还有一个典型的适应气候的古代大都市案例是成都。两位学者指出,成都作为我国西南开发最早的地区,自古以来都是西南地区军事和经济重镇,建城历史已达3000多年,自其城址创建之后,一直没有发生变动,可称为中国古人营城的杰出范例。公元前311年张仪同郡守张若对成都进行了大规模修建。路网和建筑形态大多从适应地形和气候角度,采用了北偏东棋盘格的道路系统,同时由于考虑成都平原处于四川盆地,大量利用吊脚楼的形式,在满足地形要求的情况下也实现了防潮的功能。

  成都地处盆地,四围高山。历史上除了皇城正南正北朝向之外,其他所有建筑都是南偏西一定的角度,这不是偶然为之。由于成都夏季盛行风向为北偏东,盛行风可顺延主要的城市街道顺畅吹过,夏天带走城内积聚的大量高温高湿空气,同时由于所有其他性质的建筑都处于迎风面上,这样可大大改善古城内的人居环境。由于冬季成都盛行风向为北偏西,城内固有的城市肌理与其成45°角,冷风吹过城市时受到许多遮挡物阻碍,这大大削弱了冬季风,可以保证冷风更少地带走城内较温暖的空气,保证了较好的城市“热环境”。

作者:广州日报 来源:广州日报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12信息网(news.a8cn.cn)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93447665@qq.com.Net 站长QQ:393447665 ICP备00000000号
  • Powered by laoy! V4.0.6